首页 >网文推荐 > 八仙秘辛-第九十九回:峡谷尽头无路走 崖壁脚下有机关

八仙秘辛-第九十九回:峡谷尽头无路走 崖壁脚下有机关 门票购买

吕洞宾由衷称赞道:“沉香少爷目光如炬,洞察幽微,条分缕析,通过现象看本质,窥一斑而见全豹,实在了不起!”
刘沉香拱拱手,言不由衷道:“本人一贯做事低调,哪知百密一疏,忍不住多嘴了,惭愧惭愧——”
二人刚才涉险,可谓平生未遇,此刻到了安全地带,心情兴奋,忍不住胡说八道起来。
松风道长嘟囔了一句:一对夯货!随即径自持金刚伞上前,脚下踏着北斗七星步,口中念念有词。伞尖顿时仿佛有光华吐出,一下刺进符箓与猴头之间。
彼处空间立刻发出高频颤动,宛如数条有形无质的小蛇扭曲着飞窜而出,消失在空中。
刘沉香见猴王兀自不敢上前,于是自己去拿了递给它。
猴王将猴头接住,眼泪刹那如泉涌,悲恸地仰天长啸一声,抱着猴头向来路奔窜而去。
四人没有心思去管它,点亮了一只火把由吕洞宾在头里举着向洞内走去。
乍一看,这个洞穴的大小、构造同此前进入的那个还挺相似,不过完全没有了那种熏脑的腥味。
洞内黑暗无比,十分浓重,火把的光亮被极大吸收,所照的范围很是有限。四人不由自主都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,下意识觉得黑暗中潜藏着无数巨大的怪兽,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吞噬。
空旷的洞穴,浓重的黑暗,除了四人的脚步声,再听不到任何音响。这反而让四人倍感压力,一步步都好象踏在自己心脏上一样。
黑暗令人类恐惧人,寂静——同样不遑多让,特别是死一般的寂静,更何况二者叠加。
四人都觉得自己的心跳难以自制地加快了,而且好象能听到心跳的声音。
洞内的道路开始还算平坦,渐渐便狭窄险恶起来,而且起伏很大。
翻过一段陡峭的山岩,眼前赫然出现一道巨大的峡谷,宽度足有二十多米,两边峭壁耸峙。拿着火把向下映照,只能看到大约两米的深度,底下全是浓重得化不开的黑暗。
试着丢下一块石头,良久,才听到微弱的落地声。
想不到洞内还有这样险恶的地形。
吕洞宾依旧走在前头,先到了峡谷的左侧,但见崖壁平滑,近乎垂直,很难找到可以攀附借力之处,根本无法通行。只好失望地转到右侧。
这边情形也差不多,但绝壁上分布有许多蹬台,每个蹬台离着崖壁大约四十公分距离,不到半米宽,仅容两脚并立的样子。两个蹬台的间距在一米上下。人工布设的痕迹明显。
仔细查看,这些蹬台还不是就着崖壁在上面开凿而成,应该是按统一规格打造出条石来,然后在崖壁上开凿洞孔,将条石嵌进去。
火光映照下,四人的表情都十分严肃。很显然,若想深入少正卯墓,这里是必经之路。
可这也太凶险了:崖壁角度近乎垂直,蹬台又窄又短,勉强能容下两只脚。站在上面身体必须紧贴崖壁,稍一后仰就会失去重心,坠入身下莫测其深的峡谷。
吕洞宾看了看松风道长,说我先去探探。
松风道长摆手制止了他,说这些蹬台明显能看出来是人工打造,我怀疑这里布置着一套机关。
这一点拨,吕洞宾立刻领会,点头道,可能性很大。
刘沉香不解问道,这能做成什么机关?再说已经多少年了,什么机关也失效了……
吕洞宾说那也不一定,传说中的李冰役水术,以水为动力,用石头来设置机关,可以千年不坏。
刘沉香满脸不可思议道,那也太神了吧!
松风道长道,反正进入少正卯墓也不忙在一时,我们可以试试。说着让吕洞宾挪开位置,要过火把自己凑到崖壁前仔细观察。
崖壁上第一块蹬台离地大约一米,紧靠崖壁的地面是一块黑色岩石,如果想攀上那块蹬台,这块黑色岩石是必经之处。
松风道长似乎对地面这方灰色岩石十分感兴趣,观察得尤为仔细,甚至从地上捡起小石子在上面划拉起来。
不大一会儿他招呼三人道,你们来看!
三人围上来,松风道长警告不要踩着这块石头。随即指点道:“你们看,这块岩石其实也是人工打造的。看这一圈边儿,与原生岩石都离着一条缝儿,里面有水。这是防止日久天长被渣滓尘土阻塞,连成一块儿。基本可以断定,这块圆石就是机关的触发装置。”
刘沉香目光充满好奇,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。
征得松风道长同意,就要上去踩上一脚。却被吕洞宾喊住,一圈绳子绕到他的身上,剩余部分持在手里,搞个有备无患。
刘沉香大胆踩上去,那圆石竟然明显一沉,边缘缝隙溢出水来,赶紧纵身跃开。
四人退后几步,紧张地盯着崖壁,看能发生什么变化。
好久什么动静也没有。
刘沉香判断道:“应该是机关失效了。”
松风道长表情凝重道:“你们听!”
三人都侧起了耳朵,隐隐就听到崖壁内有水流汩汩的声音。接着又听松风道长道:“你们看那些蹬台,它们在动!”
三人目光又迅速转到崖壁上,发现那些蹬台果然在动——慢慢缩回崖壁里。不一会儿竟然完全不见。
刘沉香惊呼好险哪!
试想,如果他们一上来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莽撞行动,必然会遭遇这种情况,那后果……
吕洞宾脑子里也敲响了警钟,意识到自己经验还是太浅薄,没有深刻意识到危险的存在。刚才若不是松风道长,必将万劫不复。
崖壁内流水声不绝,很快,那些蹬台又都伸了出来,恢复原样。
松风道长说我们走,注意一定不要踩着这块圆石。为了安全起见,他让吕洞宾带着生死绳和一只九牛入石,走过十来个蹬台后将九牛入石钉入石壁内,穿入生死绳,成为等份两股,再拉过来,好让每个人上去后都抓住,以防万一。
吕洞宾很快完成了操作,随即返回来,在松风道长、刘沉香的帮助下,把袁天罡拉了上去。
四人紧贴崖壁,小心移动。
吕洞宾在前头持着一只火把,移动到九牛入石处,在上面又穿入一条生死绳,缚在腰上向前移动,很快把绳子用尽。接着便在石壁上再钉入一根九牛入石,把生死绳收回来穿到上面,继续前行。
如此倒了三下,终于让他看见身体左侧出现了其它地物。移动过去,用脚试了试虚实,确定没有问题,这才双脚落下,举着火把端量周围的地形。
这里好象从峡谷中间又纵向生出一道隆起,将峡谷一分为二。不管怎么说,脚踏实地总比攀附在悬崖上安全得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