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网文推荐 > 八仙秘辛-第九十八回:悬空锁链渡天堑 迎面石屏见猴头

八仙秘辛-第九十八回:悬空锁链渡天堑 迎面石屏见猴头 门票购买

大猴子根本没有反应,而是仿效起他的动作来。把吕洞宾、袁天罡、松风道长逗得笑不拢嘴。
刘沉香见这种沟通方法不行,脑子一转又有了主意。他对着身上受伤的两只猴子,做出凶狠的样子虚作攻击,然后问:“那些人——哪里——去了?”
不想大猴子看到刘沉香的行为,顿时神情大变,嘴里发出凶恶的怒吼,双爪舞动不停,充满了敌意。
刘沉香没有了辙,向吕洞宾求援道:“老大,不行,我弄不了这个。你是孙悟空他妈——一肚猴,还得你来!”
吕洞宾“呸”了一声,说你才一肚猴。突然脑中一闪亮,想起个办法,赶紧让刘沉香带着那猴王过来,到自己所在的位置。
刘沉香一言而行,拉着猴王过去。
吕洞宾示意刘沉香对着前方虚空作瞭望、寻找状。
猴王蓦地“吱”了一声,纵身向外边跳了出去。
吕洞宾、刘沉香大吃一惊,差点儿喊出声来,但随即不由张大了嘴巴,目瞪口呆。虽然雾气迷漫,但实实在在看到那猴王并没有坠下山崖,而是悬在空中,仿佛有两条锁链架设在那里,它脚踩一根,手握一根。
两人随即走过去仔细寻查,却没有发现铁链固定的痕迹。刘沉香试着用手一捞,不禁大喜道:“在这里,在这里有锁链!”
吕洞宾探手一试,果不其然,接着找到了锁链与悬崖接触的地方。他让刘沉香紧攥自己的一只手,另一只手拽住锁链,翻出悬崖外,用脚试着摸索,很快又找到了第二根。再进一步扩大搜索,却没有更多的发现。
不过有这两根锁链就足够了,凭四人的身手沿着锁链足可以到达另一端。不用说,黄监正他们一定早已过去了。
刘沉香连呼不可思议,说这是什么锁链,可以隐形,根本看不见,简直闻所未闻。
松风道长一时也是难以置信,沉思良久才幽幽道:“我明白了。这锁链是用僵尸粉、避役血、螳螂捕蝉隐身叶秘制的汤水淬炼的,能随周围环境色彩的改变而改变,融为一体,所以我们看不见。”
刘沉香问:“这僵尸粉还可以了解,什么是避役血、螳螂捕蝉隐身叶?”
松风道长解释道:“避役是一种动物,不存于中国,源自西域,据说体表能随所处环境色彩的变化而变化,如同隐形。关于螳螂捕蝉隐身叶的说法在古书《淮南子》中有记载,你应该看过吧?”
刘沉香摇摇头,坦然没看过。
吕洞宾说我看过,《淮南子》中有“螳螂伺蝉自障叶可以隐形”的记载,为此还发生过一个有趣的故事。有人相信了这种说法,就整天在树林里观察寻找,一天终于发现了螳螂捕蝉的情形。他紧盯住螳螂所在的那片叶子并动手去取,谁知不小心把叶子掉到了地上,而地上原来已经累积了许多叶子。他没有办法,只好把所有叶子都收集起来,拿到家里一片一片放在头上问老婆能不能看见自己。他的老婆起先还能耐着性子陪他玩,最后实在不胜其烦,随口说看不见了。
这人大喜,拿着树叶就来到集市上,见某个货摊上的东西不错,便把树叶顶在自己头上,伸手去拿。人家摊主哪里肯让,当即抓住了他并扭送官衙。
官老爷审案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他就把事情缘由交代出来。官老爷乐得不行,最终叫人打了他十大板子赶回家去。
吕洞宾没有说完,刘沉香已经笑得眼泪都下来了。语不成句道:“这——真是个——活宝,傻——傻得可以。”
松风道长突然冒出一句:“隐身叶是真的,不过运用时要念隐身咒。”
刘沉香闻言顿时两眼瞪得老大,脱口而出道:“这可真是好东西,干什么别人看不见……
吕洞宾打断他的话,说我们不能再耽搁了,得抓紧时间过去。
松风道长跟着也称是。
吕洞宾说我来打头阵,刚跨出一步,忽的刮来一阵强劲的山风,一霎把前方的雾气吹得七零八落,立刻可以看到陡峭的山崖几乎直上直下,足有上百米高。地下分布着许多岩石、植物群落,体积看着很小,给人一种飘摇、不真实的感觉,这都是由于石峰太高的缘故。
他头一晕,心脏禁不住狂跳起来,身酥腿软,说不出得恐惧,急忙暗诵六甲秘祝,这才控制住。
松风道长拿出生死绳,运用摸金行秘技为每个人做出保险处理,然后出发。
最终还是吕洞宾提出:把绳子绑在每个人的身上,互相保护。
行走在铁链上,尽管手上还有一根可以把握,但由于铁链晃动的厉害,身体平衡很难掌握。特别间或透过云雾空隙看到宛有千丈的下面,那种恐惧简直难以言表。不要说袁天罡、刘沉香,就是吕洞宾也抑不住胆战心惊,头晕目眩。
松风道长摸金校尉本事确实不是白给,耐心指点三人该如何手脚协调用力?如何保持好身体平衡?如何行进?
三人依言而行,果然见效。
就这样一路慢慢走下来,三人心理上的恐惧渐渐减轻了许多,身体也灵活协调了许多。行进的速度便开始加快。
对面也是一面陡峭的悬崖,联系两面的锁链桥大约百十米的样子。经过一番艰难行走,四人终于踩到了实地,到达一处突出于崖壁的石坪上。
那只猴王早在那里等候,一见四人来到,立即做了个类似人类欢迎的动作,接着向前跑去,似乎给他们领路的意思。
四人跟在猴王后边,经过一块屏风似的巨石,赫然发现一个黑黝黝的洞口,与上头坍塌的那个很相似。
奇怪的是就在洞口一块稍高的岩石上,摆放着一只血淋淋的猴头。两眼瞪得老大,表情扭曲,显然是被人斩首后放在这里。
猴王神情悲戚,看着猴头,不停地走来走去,口中不断发出哀鸣。几次做出要去取下猴头的动作,马上又像被什么烫着了一样撤回来。
吕洞宾猜测这是黄监正他们干的好事,用来杀一儆百,震慑群猴,免得它们跟着进洞捣乱。
刘沉香见状奇道:这是什么意思,这猴王好象不敢接触那猴头哎。
吕洞宾提示他注意看猴头的后面。
刘沉香这才发现在猴头的后面紧贴着一条二指宽、一指长的黄色绢状物,当是符箓无疑。恍然大悟道:我明白了。这猴头准是被前面那伙人割了脑袋,放在这里吓唬群猴,让它们不敢跟着进洞。猴子们呢,就想拿走这只猴头,可是由于那道符箓作怪,它们拿不走,反倒好象吃了苦头。